HANGZHOU TINGBO SMOKELESS HOT POT CO., LTD
无烟火锅设备
智能净化专家
全国咨询热线:13396577008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火锅小说

全国服务热线

13396577008

每天都想吃火锅每十七章

作者: 浏览:4226 来源: 时间:2018-09-18

朱珞迟迟未接电话,铃声响一阵后就自动挂掉,只留下一个未接来电的提醒。她就像一尊雕塑立在那儿,毫无动作。

  朱珞迟迟未接电话,铃声响一阵后就自动挂掉,只留下一个未接来电的提醒。她就像一尊雕塑立在那儿,毫无动作。

  

  容言眼睫动了动,没有说话。

  

  ‘叮咚’一声响,将这诡异的沉默打破。朱珞像是回过神一样,匆忙打开微波炉直接伸手就进去拿,结果被烫得缩回手,放在嘴巴前小口呵气,模样十分委屈,把容言给逗乐了。

  

  “你是多久没吃东西?”容言笑说,“蠢到直接伸手就去拿。”她定的时间过长,饭团拿在手里着实烫手。

  

  朱珞难得没有回嘴,默不作声从旁边拿起干净帕子将意大利面小心翼翼端出来,饭团用筷子夹出来放在盘子里端去餐桌。

  

  容言抿唇,拉开她对面的座位坐下,油碟则趴在她旁边,仰着脑袋看她。

  

  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又隐,容言撇开眼,看向房间未开灯昏暗那一处。其实他刚刚一眼就扫完信息。

  

  【珞珞,你怎么不接电话啊?你不是来申城了吗?怎么还没到啊?】

  

  朱珞眉头一皱,选择无视继续低头吃东西。

  

  “喂——”容言开口叫她。朱珞嘴里还吸着面条,抬头不解看向他。

  

  那双鹿眼圆润水汪汪,从她清澈的瞳仁里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只是里面此刻装满疑惑还有些许委屈。

  

  容言瞬间就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只能干巴巴道:“你吃完了送你个惊喜。”

  

  朱珞不相信打量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什么?”

  

  “你吃完了不就知道了?”容言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我可不像你。”上一次她说的惊喜礼物,就是等来余梦婷。

  

  就这样朱珞吃着面,看着容言在客厅翻找无果,最后上楼,下来时看他两手空空就知道还是没有找到,不免有些好奇。

  

  “你在找什么啊?”朱珞探头望过去。

  

  “小东西。”容言眉头紧皱不愿多答,今天回来的时候他明明记得还提在手里的。突然他停下来,眼里光芒一闪,转身走向朱珞。

  

  “手机给我。”

  “啊?”

  

  朱珞面露难色,她挤出一个笑容:“言言啊,你不能玩手机不陪我聊天呀。”

  

  “最近网上报道说,手机导致人际交流下降,好友关系也频临破裂,我们要在这有限的相处中培养出以前深厚的感情,”朱珞说的振振有词,“所以杜绝手机,从现在开始,从你我开始。”

  

  容言不想理会她的胡言乱语,直觉告诉他朱珞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我去车库拿东西顺便打个电话。”容言说,“你要想跟我聊天,等下回来我陪你好好聊一聊。”最后那个‘聊一聊’加重语气,活脱脱就像朱珞上学时候她妈开完家长会后回来的语气。

  

  她不情不愿从衣兜里摸出手机,万分不舍放在他掌心:“那你快点回来哟。”

  

  容言深深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拿起车钥匙就往电梯走去。

  

  容言走后没多久,电话又一次响起,朱珞犹豫最终还是接下。

  

  “伯伯!”她语气欢快,“刚刚洗澡没看见。”

  

  “哦哦,我就说了。”那头的伯伯声音浑厚,“珞珞你不是要来申城吗?我跟你爷爷可是等你好久。”

  

  “哈哈哈哈哈哈。”朱珞笑道,“朋友临时约我一起出去玩,我这不就......”她声音娇俏,有着小女生特有的害羞,仿佛只是因为无烟火锅设备厂家不好意思。

  

  “跟谁啊?男朋友?珞珞长大了啊!”电话那头的伯伯打趣说,“那你下一次要给伯伯说啊,你爷爷可是满心期待你来勒。”

  

  朱珞眼睛瞬间黯下去,但还是维持语气:“哈哈哈,你给爷爷说,我晚点儿要来申城旅游的,到时候我来见他。”

  

  闲聊一会儿,伯伯挂点电话,朱珞肩膀瞬间垮下,有些无奈护额。

  

  她打开手机给唐小溪发了条信息:我现在后悔了。

  

  唐小溪很快回复:后悔什么?

  

  大概嫌弃发消息太慢,唐小溪直接一个视频电话打过来。

  

  “哟——你伯伯这么有钱?”朱珞把手机放在餐桌上依靠在一个碗前,唐小溪轻而易举看到她身后的一些布局,虽然不全面,但是管中窥豹也能看出价值。

  

  朱珞愣了愣,她突然想起她还没告诉唐小溪她住容言这儿的事情。

  

  “你后悔啥啊?”唐小溪躺在床上,突然凑近镜头,“诶,你这眼睛?”

  

  “我昨天遇到朱婷了。“朱珞开口。

  

  “你去你伯伯家遇到你表妹很正常吧。”唐小溪说。

  

  “她提到了梦颖。”朱珞语气变低,还没等她说完,唐小溪就叫起来。

  

  “你不要告诉我你这双眼就是因为她?她骂你了?还是余梦婷又说什么了?我擦这‘双婷会’真的是!”

  “不是。”朱珞摇头,“怎么可能因为她。”

  

  说起这件事朱珞就气,她当时真的是突然陷入回忆才会让朱婷自以为掌握到她的弱点,冷静后回想起来,最后悔的莫不是没有怼回去。

  

  “我只是突然很想她了。”朱珞的脸被灯光打上一层光影,显得神色落寞。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柔顺搭着.

  

  唐小溪也瞬间哑言。

  

  “都要几年了?我都要忘了。”朱珞突然笑起来,“去年看那个《寻梦环游记》,回去我还扒出我跟她两个大一时候的合照,当时还在想啊,可别遗忘她。”

  

  “你别又钻牛角尖。“唐小溪说,”那件事本就跟你无关,你说你表妹不学好,倒是喜欢跟余梦婷一起玩,真的是臭味相投。”

  

  “啊啊啊啊啊!”唐小溪突然发疯,“说来我就气,你知道吗?我之前交的那部剧定女三了!就是她!”

  

  “已经定了?”朱珞立马被她拉出情绪。

  

  “是啊。”唐小溪狠狠地说,“那个副导推荐,别看是女三,这剧投资多大啊,她完全赚了。”

  

  “你还记得之前她跟容言一起回雾城的消息不?”唐小溪问,朱珞点头示意她继续说。“就是那次,听说酒桌上搭线的,呵,一杯酒就能换这个角色?谁信啊?”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朱珞叹气,她之前该说得都说了,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

  

  “话说你没在你伯伯家吧?那你在哪儿?”唐小溪回过味,按照朱珞的性格肯定不会跟朱婷在共处一室,她背景看起来也不像酒店。

  

  “啊!!你在容言家?”

  

  唐小溪惊讶开口,伴随着她这句话的是容言跟油碟开门进来的声音,朱珞转头跟他对上。

  

  “天啊,你居然住容言家?你们两个人吧?孤男寡女月黑风高不干点什么合适吗?”

  

  朱珞敢肯定这句话容言也听到了,她声音太大,在这安静的房间里简直就是唯一的发声源。

  

  容言面不改色走到镜头前,给唐小溪打了个招呼,手上抱着一箱子就走到沙发那头坐着。

  

  “别瞎说。”朱珞有些不好意,连忙把油碟抱过来露脸,“还有条大金毛了!”

  

  容言回来,朱珞也不好意思跟唐小溪这样大大咧咧讲话,匆忙打了招呼就挂断。她已经吃饱,起身将餐桌上的东西收拾好,看着茶几上的那个大箱子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啊?”

  

  “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容言的眸子直直盯着她,语气有些奇怪,朱珞忍不住看他一眼。

  

  这...这诡异的表情是为什么?

  

  朱珞蹲下身,一边看容言,一边小心翼翼打开箱子。

  

  “哇——”朱珞一声惊呼,眼里满是亮光,“你,你从哪儿拿到的这个啊?”

  

  “别人送的,刚好记得你喜欢就拿回来了。”容言说的轻描淡写,其实是花重金去求别人高价转的。

  

  “天啊,我好喜欢这套。”箱子里是一套很久之前限定的六分手办,朱珞喜欢的太晚,买都买不到。

  

  “送我吗?”她转头兴奋看着容言,“言言我爱你!!!”

  

  容言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绯红,不过很快他就恢复原样:“送你不是不可以。”

  

  “言言!爸爸!大哥!大佬!”朱珞连忙坐在他旁边,拉着他手臂,“以后你说东我不往西,你说吃面我绝对不吃饺子!”

  

  “这倒不用。”容言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笑,“你给我解释一件事情就好了咯咯。”

  

  “爸爸你突然这么亲切喊我珞珞我好怕。”

  

  “你怕什么?你不是天天在微博上说喜欢我吗?王咯咯?”

  

  “我哪有天天说......”

  

  朱珞闭嘴,缓慢移动身子,一寸一寸远离容言。

  

  容言看着她露出一个微笑,洁白的牙齿像是狼黑夜中露出的凶光。

  

  “王咯咯呀。”一字一字,精准插在朱珞心脏上。

  

  她现在只想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