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ZHOU TINGBO SMOKELESS HOT POT CO., LTD
无烟火锅设备
智能净化专家
全国咨询热线:13396577008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火锅小说

全国服务热线

13396577008

每天都想吃火锅第十四章禾灵

作者: 浏览:3445 来源: 时间:2018-09-18

狭长的双眼皮,双眸清亮干净,眼里是挪揄也是含笑的潋滟。他的手骨节分明,左手大拇指跟食指温柔抬起她的下巴,右手拿着口红,认真端详着,眼神认真。

  狭长的双眼皮,双眸清亮干净,眼里是挪揄也是含笑的潋滟。他的手骨节分明,左手大拇指跟食指温柔抬起她的下巴,右手拿着口红,认真端详着,眼神认真。

  

  可能因为容言以前干过其他活儿或者演戏导致,手指尖宛如指腹一般有些粗,他无意识的摩挲引起她身上一阵颤栗。他的脸就在眼前,呼吸都咫尺可闻。耳边是台下尖叫声不断的粉丝,朱珞却完全感受不到,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的手上。

  

  她下意识咬了咬唇瓣,却被他温柔抹开。想来他也是第一次替人涂抹,动作小心翼翼。明明口红没有温度,朱珞却觉得像是他的手心一般炽热。

  

  长睫浓而密像是排列整齐的刷子,眨眼一动,就撩人心弦。

  

  这样的距离,这样的姿势,让朱珞的思绪一下子拉回高二那年,一件尘封的往事。

  

  ***

  雾城的夏是骄阳与蝉鸣,是空气中氤氲不散的闷热,是小卖部的一只布丁。

  

  高二刚开学才一周,大部分学生的心都没收回来,午自习的时候老师不在,虽然没有明目张胆,但是满是窃窃私语。

  

  朱珞坐在靠窗中间位置,旁边摆满厚厚一叠书,前面竖起一本,手机放在中间,今天正好是新番更新时间,明明每周都格外期待的一天,她却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游离。

  

  窗户大开,吹进来的风都带着热气,头顶上的吊扇呼啦啦扯着,外面不时传来一两声嬉笑。

  

  她已经三天没有看见容言了,自从容母生病住院,容言就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最近,他人更是不见人影。越想越郁闷,朱珞干脆把视屏关掉,收拾桌子准备午睡。

  

  坐她前面去办公室送作业的课代表回来,一坐下就赶紧拿起本子扇风,嘴里念叨着‘热死了’,顺便给旁边的同桌说道:“我刚刚在办公室看见我们级草了。”说着还往后转,对朱珞说:“那个容言是你朋友吧,我听说他一周没来学校啦。”

  

  朱珞瞬间像是弹簧一般坐起来,有些不可置信反问:“他在办公室?”

  

  “是吧。”课代表点点头,“跟他们班主任说着什么。”

  

  朱珞低下头看手机,之前给他发的信息都没回,还以为他正忙着照顾阿姨,没想到回学校也不联系她。

  

  哼,她也不理他。

  

  躺下没十秒,朱珞就若无其事起来,从旁边那叠书中扒出一张数学卷子,自言自语说道:“哎,那道数学题不会啊,我还是去找老师问一下吧。”说完起身就出教室往办公室走去。

  

  她进办公室前还在给自己心理建设:我只是来学习的,不会做题肯定要问老师啊,为什么选现在是因为老师说的有不懂的随时都可以问他啊。

  

  她只是太爱学习罢了。

  

  进去的时候她中气十足喊了声报告,惹得不少人都转头看向她,包括正在跟班主任交谈的容言。她昂首挺胸走到自家班主任桌子前,余光却一直看向一旁的容言。

  

  他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白T,下身五分裤,少年五官青涩却已显雏形,哪怕留着学校要求的寸头,也丝毫不减英俊,身形修长站在办公室都是最挺拔出众的那一个。

  

  朱珞竖着耳朵,想听清到底在说什么,一边心不在焉回答着老师的问题。

  

  “朱珞怎么了?”

  “老师我有题目不会。”

  

  朱珞说着一边把攥到手里的卷子摊开:“就是最后几道题不会。”多说几道,多聊聊。

  

  “朱珞啊。”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突然语重心长开口。

  

  “啊?嗯嗯。”朱珞赶紧收回目光,转而真诚看着老师。

  

  “这张卷子是我昨天就讲完的,这是暑假作业。”老师叹口气,“你没做就算了,昨天讲你也没记,你是怎么敢来找我的?”

  

  朱珞瞬间瞪大眼睛,周围有老师听到忍不住笑出声,她脸都涨红,有些尴尬有些羞涩,最后只能摸摸自己后脑勺傻笑,抱着卷子深深鞠一躬就往外跑,办公室里一阵哄笑。

  

  办公室在顶楼,容言才走到楼梯口,就被一直站在这里的朱珞逮住,拉着他就往上跑。顶楼没开放,但是楼梯间安静无人。

  

  “你来怎么不给我发无烟火锅设备消息啊。”原本的满心责备,看见他眉目间的疲倦就变成有些撒娇。

  

  “临时有事来。”容言那时候的嗓音清润,“你中午不睡觉,下午上课又想打瞌睡吗?”容言知道她的小毛病,中午不睡觉的话下午上课就会没精打采。

  

  朱珞抿嘴,没回话。就这样看着他,有些委屈。要不是知道他来学校,她现在肯定早就趴在桌子上做着美梦。

  

  容言一看她这个样子,脸色放缓,有些好笑揉了揉她头:“你这是跟我生气?”

  

  “没有。”朱珞说,“哪敢啊。”

  

  “阿姨怎么样?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吗?周五我来医院吧。”朱珞手下意识捏着他衣角。一连串的发问。

  

  “没事。”提到这件事,容言脸色露出几丝犹豫,他有一件事,一直没有给朱珞说。

  

  “其实我今天来......”容言顿了顿,一下子抬头看着朱珞的眼神,“是来退学的。”

  

  “哦,嗯?啊???”等这句话在朱珞脑子里过一遍,她激动的两只手直接紧紧攥着他的双手,抬头不可置信看着他,“你疯了吗?如果是钱的问题我们可以想想办法啊。”

  

  容言家的情况两个人认识这么久朱珞也是知晓一些,不过她也从来不问,毕竟少年时期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不是,我是要带妈妈去申城看病。”容言伸手拍拍她肩膀安抚。

  

  “那也不用退学啊!!你成绩这么好,你之前不是还说要考个清华北大嘲讽我吗?”朱珞一激动就语无伦次,双手拉着他摇晃。

  

  “不是退学。”容言语气温柔放低,“我可能要去申城读书。”

  

  “为,为什么啊。”朱珞觉得自己眼眶一热。

  

  容言沉默没有回答,朱珞也不肯放弃,就这样看着他。最后还是他先败下阵来,看着她红着的眼眶。

  

  “因为一些事,所以我必须去申城。”容言说,“而且那边的医院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那你还回来吗?”朱珞知道,事关容母,这件事不是小事。但是心里就是难以接受,鼻头泛酸还要强忍着。

  

  “肯定要的。”他声音突然变的很低,看着眼前的女孩,“我肯定会回来的。”

  

  他除了母亲,也只有一个归属地。

  

  “那你多久走啊?”朱珞调整情绪,故作轻松问道,“到时候我要去医院接阿姨,我还要......”

  

  “明天就走。”容言打断她的话,原本他今天不用来,自有人来替他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但是他还是想亲自来,顺便来看看她。

  

  “明、明天?”朱珞这一下彻底火了,眼泪‘刷’一下说哭就哭出来,“容二狗你这个大骗子。”

  

  这个消息根本就宛如晴天霹雳,没有一点征兆。

  

  “你,你别哭啊。”容言瞬间有些手忙脚乱,“我......”其实他也想多留一会儿,但是母亲的病等不及,而且那边也催的急。

  

  “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朱珞一边抽泣一边骂他,不过一时气急,嘴里翻来覆去也就这几句话。

  

  “我以后不逼你吃胡萝卜了,也不给偷偷给你加辣椒,以后跟你一起吃鸳鸯锅绝对不笑你了。”

  “你就不能晚点走吗?”

  

  最后一句,满是委屈。

  

  容言却突然俯身跟她视线平直,黝黑的眼睛深邃,像是看穿一切一样,朱珞不自觉往墙后一贴。

  

  “你就这么舍不得我走吗?”容言右手撑着她身后的墙壁,整个人像是把她环绕一般,“为什么了?”

  

  他眼里光芒灼灼,让她一下子像是卡壳,脑子一片空白。

  

  “秦风走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哭的吗?”

  “关,关他什么事啊?”朱珞被他突如其来咄咄逼人的态度吓到了,明明是他有错啊。

  

  秦风是她班上的一个男生,长的清秀个性爽朗,朱珞在班上跟谁关系都一般,但是跟他关系还算不错,他要回户口所在地读书考试,走的时候她还给容言说挺伤感的。

  

  “朋友走,难过不应该吗?”她心里感觉有什么不对,但还是下意识选了一个最正常的回答。

  

  “只是朋友吗?”容言低声自言,朱珞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两个人就维持这个姿势,大眼瞪小眼没说话,朱珞脸上还有泪痕,她有个习惯一紧张就喜欢咬唇,容言伸手轻轻抹开。

  

  “我想......”

  

  一瞬间的气氛让朱珞晃了神,直到突然响起的午睡铃声打破,容言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下午下课我等你。”容言也站直身体,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就在校门口老地方。”

  

  直到现在朱珞也不知道他那时候想说什么,晚上吃了个饭就已经是离别。

  

  时光荏苒,虽然从未断过联系,却也有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