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715-1802

代妈新闻
联系我们

手机:17767151802

微信号:zgdmzpw

Q Q:1475690721

代妈招聘-200.jpg

代妈新闻

一位代妈的自述: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孩子

2019-11-11   点击次数:8106次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孩子! 一个代代孕妈妈的自述。

我16岁很早就结婚了,结婚之后我发现丈夫是个瘾君子,而且为了吸毒欠了一堆债务,在催债的人频繁找上家门多次后,他从地平线上消失了。而我当时怀孕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独自一人把宝宝生下来,而且在俄罗斯像我一样的单亲妈妈很多,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只是很辛苦。当儿子出生的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成为母亲的喜悦和幸福,同时也感受到了责任和压力。

思量再三,为了让我和儿子有更好的生活,我还是决定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儿子,自己开始寻找工作,我需要能挣钱多的工作养活我和儿子,让我们不落后于其他正常的家庭。

我第一次听到电视上的招代孕母亲的广告和新闻时立刻转台。我的第一反应是谴责这种母亲, “这些女人怎么能让别人带走自己的孩子?”我想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开始去了解代孕,并突然意识到这其实不是代妈妈自己的孩子,而是借用了她的肚子帮助其他客户怀孕并且分娩出别人的宝宝,而这个宝宝和代母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也确实对代孕相对丰厚的报酬感兴趣,我不会隐瞒这个是最大的原因。

51.jpg

然后我想:“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一开始我对代孕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对于我来说丰厚的报酬,但渐渐我感觉到同时我也真正的帮助了一个陌生的家庭实现了拥有孩子的愿望。

自己,全部靠自己

在俄罗斯,有两种方式可以成为代理母亲:您可以直接与您的需要代孕的父母进行谈判,也您可以直接联系代理机构,他们会找到需要代孕的人,并接管整个流程。

起初我决定自己找客人,没有中间人。我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一对需要代孕的家(在社交网络中有很多广告),我们见面并相互了解,他们开始都是根据医生的建议问的相关问题和我的身体情况,最后我们约定尝试移植。

这是我第一次移植胚胎。更确切地说,是两个胚胎。这是一个很常见的事情,大部分没有宝宝的父母都会要求移植两个胚胎,这样成功率高,而且都着床就是双胞胎也是很让人开心的事情。一个胚胎是强壮的,第二个并不是很好,但是期望至少有一个会着床。移植本身并不痛苦,没有什么感觉,几分钟就完成了,相对于移植反而之前的一些妇科医生检查,更令人不舒服。

当时,没有一个胚胎着床 -,代孕家庭父母都很绝望,但那时我反而感到兴奋,并坚定自己的信心,这条路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给这样不幸的家庭一个孩子。

第二次尝试

我写信给莫斯科的代理机构,我买了飞机票 。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活着的灵魂告诉我,我要飞往莫斯科,亲戚和我的朋友们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感觉我很疯狂。

到莫斯科后我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就去了医院那里进行体检,代孕母亲的检查好像筛选宇航员一样一样严格,我至少抽掉了25管血,感觉自己都快晕倒了,最后我顺利通过了检查!

当然,代孕妈妈绝对不能有不良习惯,而且此前至少生过一个孩子并且是顺产,而不是剖腹产的。身体智力等检查没问题没有传染病,还需要心理医生及精神科的证明,确认她在精神上和心里上是健康的。我觉得我几乎见了医院所有科室的医生。

各项结果分析表明我完全健康。我被介绍到一对一直梦想等到婴儿到来的夫妇!通常,代孕母亲不知道他们客户的家庭是谁,他们之间不需要沟通,只有接近分娩前迫不得已时才有可能发生某种接触和见面的机会。

每位代孕母亲都有专门的负责人,他/她负责所有组织协调工作。

我被移植了两个胚胎,男孩。医学现在已经遥遥领先 - 医生们移植前都能立刻知道孩子的性别。我记得,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总是冒险。但是移植后等待验孕的过程非常漫长非常痛苦。 移植后的HCG一般是在两周内给出的,但我无法等待这么长的时间 在第九天我就自己用早早孕查了。我查看了hCG的结果,并立即发信息给我的负责人:“看起来我怀孕了,还可能是双胞胎。”她回答我:“不要急于得出结论。“但是等最后B超显示真的是双胞胎。

这是代孕机构必须给我们的适当的权利:在这里我们像金子一样重要。无论我们要什么条件,他们都会尽量给我们。当然没有多余的装饰不是太豪华,很温馨,也满足了日常生活合理的要求。我们不知什么原因就突然想起发消息给负责人,说我们想要一个榨汁机 ,后来我们也顺利的拥有了它。

我被邀请搬到莫斯科的郊区, 有一个专门为代孕母亲建造的大房子。所有女孩都很友好,我们以各种可能的方式互相支持相互交流。有几个女孩和我们非常不同:她是老师,还有两个女孩受过高等教育,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的….....在怀孕期间,我们许多人一起去上课,学到新的孕期东西,也获得很多其他的知识技能来帮助我们完成以后人生的其他规划。当然,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偏僻的乡村女孩。不过我们都是一样的目标,首先是都真诚地希望帮助这些不孕的夫妇生育、而钱的问题是第二位的,毕竟只为了钱的话也可以选择其他赚钱的工作。

突然间会出现问题

我相信我的代孕生物父母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没有任何坏习惯,只有健康的饮食。

我确信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做。正如他们所说,我完成了所有的最难的工作。最后分娩前的3-4周非常困难,我也浮肿了,肚子非常大,因为我怀着双胞胎。

而且我非常害怕孩子们会出现问题,我会为此深深自责不安!我心里明白,就算亲生父母决定中断怀孕,也是需要支付赔偿给我,可我还是会突然有这样的担心,而且感受到宝宝的胎动,虽然知道这不是我的孩子,可我处于天然的母性,还是会时不时的担心宝宝的健康,担心他的生物父母中断合同怎么办。

其实合同详细说明了所有细节(在这方面,代孕母亲受到很大法律保护,所有矛盾和冲突情况都会在代理机构和生物父母之间解决。根据合同,无论发生什么事,生物父母都无权拒绝孩子)。在我的记忆中,也从来没有代母不让父母带走孩子这样的事情出现。

通过代理商找到父母时,有什么好处?

这不是广告 - 只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看到直接找夫妇代孕的女孩,她们在遇到任何麻烦困难时都会惊恐的大叫。父母的权益也没有受到保护,因为这样的女孩可以喝酒,抽烟,没有人会像在中介机构那样随时检查她们。与此同时,父母缺乏经验,也非常恐慌。勉强坚持到分娩前的时候,代孕妈妈立即开始抱怨,抒发自己的不满,甚至埋怨代孕家庭不想自己生孩子只是因为自己的懒惰。

“不是我的孩子”

我不断重复着心理医生对我的辅导,让自己认识到孩子们不是我的孩子,只专注于让孩子顺利长大并且没有并发症,仔细听取医生的每一个指示要求。

因为我怀的是双胞胎,从开始有疼痛到医生剖腹一共用了四个小时。手术开始了,一分钟,第二分钟,15分钟后,宝宝们被医生拿了出来,哇哇的哭泣,护士建议我看看他们。我随口答应:“当然,要看看他们。”我看着他们 ,他们真的是太漂亮的双胞胎,每个宝宝都体重3公斤,但是长相完全不同:一个圆形脸小眼睛,另一个椭圆脸大眼睛。一个宝宝突然被护士接过来,对我微笑。我开始哭了,哭到最后护士给予镇静剂才能停止内心说不清的痛苦。那他为什么会对我微笑?也许是谢谢我帮他来到这个世界吗?

当我被转移到病房时,我立即打电话给我住在家乡的女儿,我想通过和女儿视频试图摆脱自己不好的情绪。

我的代孕夫妻拜访了我。这位家庭的父亲给我了两次拥抱。他全程都盯着我的肚子看,一直惊讶地说:“我的两个儿子就在那里住的么?”他们给了我一大束鲜花。夫妻两人都哭了。代孕家庭的妈妈承认她从一开始就不想参加该计划,她不相信结果,不相信真的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有自己的宝宝,但她的丈夫说服了她。但即使后来她也同意,他们还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代孕妈妈,为此他们纠结痛苦了整整十年。正是这种感激让我在灵魂深处感受到了自己做的这件事的意义,比我得到报酬都更有价值。

第二次

我很高兴的回家了,我用这笔钱在家乡给自己和女儿买了一套小公寓,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一年过去了,和我一起分娩的一些女孩已经回去莫斯科继续开始。当你第二次来到该机构时,你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 ----你更加信任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你的身体情况,也知道你有什么需求。此外,还有额外多的报酬,因为已经有成功代孕分娩经验的妈妈比第一次移植的报酬更高些。

然后我也开始考虑回归。我还需要一笔钱可以开创自己的事业,这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当该机构第二次联系我时,我想都没有想就说自己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去移植。现在我又找到了一对非常好的夫妇,这次他们种下了一个女孩的胚胎。

当然,现在我感到更自信,更有责任感,这种感受也来自于我又给了一个家庭幸福这样的事实,而我和我女儿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